[TSN×TASM]Accidentally in Love(04)完结

这是一篇极不容易的文😂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今天也想吃抹茶冰激凌:

CP:Mark Zuckerburg/Peter Parker年龄操作!事业有成总裁马/高中生加菲虫


原作:The Social Network/The Amazing Spider-Man


等级:PG-13


警告:邪教拉郎可能引起的各种不适


Disclaimer:一切荣耀归于原作,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前情回顾:(01)(02)(03)






“接电话。”Mark头也不回地吩咐Sean。


刚刚和星巴克的美女咖啡师调完情,捧着两杯摩卡回来的Sean,任劳任怨地接起了电话,他自认自己现在也是拯救世界的一员了。


“蜘蛛侠?”Sean轻佻地吹了声口哨,“Sean Parker为你服务。”


“Mark呢?”


“Awwww, he is wired in.”


这人是Mark的朋友?好不靠谱的感觉。


Peter皱眉,没时间了,他语速飞快:“告诉Mark,你们必须走,现在就离开纽约!Dr. Connors在去Osborn Corp的路上,他打算利用加纳利发射装置让整个纽约都感染病毒,让所有纽约人都变成他的蜥蜴军团!”


Sean脸色发白,向Mark复述了一遍。


“再给我十分钟,我马上就能突破防火墙取得控制权了。”Mark汇报着进度,似乎完全没听到警告。


Peter听到了Mark的话,在电话那头大喊:“你们一秒都不能耽误,现在就走!”


“Mark?”Sean虚弱地询问,他觉得自己哮喘都要发作了。


Mark很平静,“你先走,或者挂电话。”


“You motherfucker!”


Sean和Peter同时骂娘,接着Sean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Damn it!喂……喂?!”


重新拨打,被挂断,再打,再被挂断。


“Holy shit!”没时间浪费了,Peter必须马上做决定。


他把手机塞回口袋,活动了下手脚,向地面通道攀爬上去。




Sean来回踱步,神经质地推着脸上的金边眼镜,“上帝啊——”


这个时间点,店里只有他们两位客人,美女咖啡师收拾完吧台,摇曳生姿地走过来,描着黑眼线的猫眼直勾勾地看着Sean:“先生,请问你们还需要什么吗?”


“哦是的……”Sean已经惊恐得神志不清,急需一些“镇静药物”,“请问你能提供一点大ma卷吗?看在我们正在拯救世界的份上。”


美女咖啡师抛媚眼的动作僵了一下,“……您可真幽默。”


她礼貌地微笑了一下后,果断转身往回走,在心里给Sean贴上了“沉迷有毒妄想的死宅男”的标签,在上面画了个大大的叉。




Peter在高楼大厦间飞越。


他在地下跑得太远了,和Osborn Corp几乎隔着整个纽约城,赶过去要费不少时间。


现在只能祈祷自己还来得及。


Peter荡到高空中,再次射出一根蛛丝。


然后,他听到了等待已久的来电。




“Mark——”


Sean的声音抖得好像需要有人给他做一套急救措施。


Mark做了个手势示意他闭嘴,继续对着手机那头的人嘱咐:“血清已经制作完毕,但还是要你自己进去拿。药剂制造室在Oscorp的核心区域,我已经把平面图发到你手机上了,安全门现在全部对你敞开,你只需要走直线进去……”


“Mark——”


“……注意安全。”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嘱咐的了,Mark憋了半天,憋出四个干巴巴的字眼。


“Mark!”Sean的尖叫已经要突破人类耳膜承受极限了。


“什么事?”Mark挂了电话,恶声恶气地回头。


“看新闻!”Sean抓狂道。




NBC已经取消了原定的晚间新闻节目,现在滚动播报着纽约恐怖袭击的最新消息。


画面抖动得厉害,应该是警用执法记录仪的实时转播。


怪物首次露出了真容,它大概有八英尺高,人立而行,苔藓色表皮,冷血动物特有的金黄竖瞳泛着残色嗜血的光,肆无忌惮地在马路上狂奔并大肆破坏。


警局紧急出动了S.W.A.T.战术小组,他们利用重型武器将他逼入了一栋大厦。在持续了十分钟的压倒性火力攻击下,它似乎终于扛不住了,跌落在地后便不再动弹。




Sean全程紧张的啃手指,直到这时才长长舒了口气,捋了一把头发,风骚一笑:“看来不需要我和我的小伙伴出场了。”


美女咖啡师在背后送了一个宛若看智障的眼神。




全副武装的S.W.A.T.端着MP5,小心翼翼地接近了一动不动的蜥蜴人。


Mark皱起眉。




他们试探性地踹上蜥蜴人、用枪口戳弄着它的伤口,再三确认没有反应后,对着外面待命的小组比了个解除警报的手势。


电光火石间,一只粗长的尾巴猛然将数个特警扫飞到画面外,暴起的蜥蜴人掀翻了剩余的特警,咧着长到耳后根的嘴桀桀大笑,拿着两管绿茵茵的不明试剂四处播撒喷雾。


浓郁的绿色雾体覆盖了画面。


只是一瞬间,倒地不起的特警们痛苦的抽搐,脸上爬满密密麻麻的鳞片,手脚扭曲变形,一张嘴,吐出的是细长分叉的舌头。




Sean的尖叫为这场反人类的“生物进化”进行了完美伴奏。




一阵混乱后,主播神色严峻,背后是一张放大的纽约街道上一片浓雾的照片。


“据悉,蜥蜴人正在释放一种化学药剂,所有阻止他的行动都已失败,他现在正前往7号路。NYPD要求54号路以南全城疏散,如果你处在54号路以南,必须马上离开这一区域。”




“我们该走了。”Sean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他拍拍Mark的肩膀,“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剩下的就看你的小男友和上帝了。”




“Jesus——”


Peter荡到某栋高楼的天台上,一个踉跄。


他捂住隐隐作痛的肋骨,昨天断裂的地方还没长好,又刚经过一场激战,虽然他有自愈因子,但是那点稀少的数量对骨细胞的愈合无能为力,这极大的拖慢了他的速度。


Peter看了看远远矗立的Oscpor,深吸一口气,强行忽视掉叫嚣的伤处,跳下天台,继续往前荡去。




Sean和Mark顺着奔逃的人流往城外走,Mark一路上坚持抱着电脑看直播。


NBC为了第一手新闻也是拼了,出动了两架直升机,打着探照灯坚守在第一线。


“蜘蛛侠好像正前往Oscorp。”记者从直升机上往下看,一束探照灯从空中打下,追逐着正在一栋大楼外墙上艰难爬行的蜘蛛侠,“他好像受伤了,不清楚他能不能赶到。”


正说着,蜘蛛侠突然一个手滑,差点从天台边缘摔下去,幸好他反应快,马上用蛛丝吊住了身体。


Mark下颚收紧,一阵抽搐。


他用力扫视着屏幕上的画面,好像这样就能用目光为他的男孩扫清屏障,给予他一臂之力。


眼角扫到画面边缘的某样东西时,Mark眼睛一亮。


他脚下拐了个弯,走出人群就地在路边走下,盘着腿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Sean拉不住他,觉得自己要疯了:怎么走了一半又不走了?


Mark一边单手打字,一边摸出手机扔给Sean:“帮我打个电话。”


Sean一头雾水,“打给谁?”


“有权力调动6号路所有塔式起重机的人。”


Sean:“……我知道我人脉广你把我当精神导师,但是是什么让你认为我会知道这个什么……起重机‘master’的电话?”


Mark运指如飞,还不忘回怼:“首先,你不是我的精神导师。第二,我从没指望过你。第三,我正在找那个人的电话……917-248-3464,拨通了吗?”


Sean在卷毛暴君的压迫下,委委屈屈地把正在拨号的手机扔了回去。


“Troy Benioff?”Mark在接通的那秒飞快问道。


“你是?”


“我是Mark Zuckerburg。我现在需要你安排6号路的所有塔式起重机,把吊臂都抬起来成90度,排成直线,给蜘蛛侠铺路。”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说:“Zuckerburg先生,你知道通常这种电话我会直接挂机的。”


Mark语速飙得飞起:“只要你能帮我,你将拥有我一个承诺。我已经在Facebook上发了一条声明,你随时可以上去查证。”


电话里传来一声嗤笑:“留着你的承诺吧Zuckerburg先生,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Mark心头一紧,正想换plan B,电话那头的人突然话锋一转:“我会帮忙的,看在蜘蛛侠的份上,他昨晚在桥上救了我的儿子。”


通话已经结束,Mark却仍维持着那个姿势,罕见地发起呆来。




Mark熟稔成人世界里玩弄的那一套,以利益为基础的交换,理性、安全、高效。


但是他的男孩,世界以痛吻他,他却报之以歌。


【至少,我帮助过的人都对我说了谢谢。】


赤子之心从来不会被辜负。




夜色下,无数栋高楼如同钢筋丛林,Oscorp硕大的标志就是纽约高空中最明亮的导航灯。


只剩三个街区了,Peter趴在楼顶上喘了会气,撑起身体,准备继续前进。


他抬头,被眼前的景象震住。


沿路所有沉默的起重机突然启动,像是被几只看不见的大手同时摆弄着,将主梁打横与主干道成直角,搭出了一条通天捷径。


Peter咬紧牙关,“Come on,Parker。”


他开始助跑,一开始跑得很慢,接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他奋力一跃的同时射出蛛丝。




Mark在蛛丝与主梁失之交臂的那一刻差点咬碎了后槽牙。


好在上帝还是仁慈的,没打算让这位亿万富翁年纪轻轻就去安假牙。


蜘蛛侠险而又险地搭住了一根吊起的钢筋,坐在驾驶室里的Troy操纵桅杆,将蜘蛛侠送到更接近的位置。


蜘蛛侠翻上钢筋,等移动停止后,再次一个纵跃,这次他成功地吊住了主梁,舒展的身姿在街道上一荡而过。




NBC的另一架直升机终于搜索到了蜥蜴人的身影。


记者在嘈杂的螺旋桨噪音下嘶吼:“我们发现蜥蜴人了!它正在Oscorp大厦北面爬,目前还不清楚它的目标,而蜘蛛侠在进入Oscorp后就失去了踪影——”


只有Mark知道,他是去拿血清了。




蜥蜴人庞大的身躯并不影响动作的敏捷,他只用了十秒就爬到了顶楼。


蜘蛛侠总算在大楼深处找到了血清,与此同时,蜥蜴人动作利落地将试剂放入发射装置。


【两分钟倒计时开始——】


……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再回忆,那大概是Mark人生中最漫长的两分钟。


他坐在电脑前,看着蜘蛛侠在倒数中与蜥蜴人高空搏斗,数次险象环生,一个错手就可能是永别。


他看着蜘蛛侠撞到墙上,摔进碎玻璃里,被钢筋砸中脊背,被蜥蜴人抓破胸腹,遍体鳞伤,血流如注。




Mark曾经改变过世界,现在依然做着改变世界的事,但Peter身处的是一个他不了解,也无法插手的世界。他能够帮他制造血清,搭建捷径,却无法挡住怪物的尖牙利爪。


Mark出身于一个犹太家庭,但他从来对神不屑一顾。


在他二十八年的人生中,Mark只虔诚祈祷过两次:一次是Facebook刚诞生时,还有一次就是现在——


神啊,如果你能听见,我祈祷我的男孩健康快乐,危险与死亡都是溪流中的小石子,遇到的人都如我一般爱他,一切灾难与不幸都由我来承担;愿风霜雨露都不伤害他,愿他永远纯真,永远善良,永远拥有阳光与花香。


阿门。




两天后


神经坚韧的纽约人已经从那场灾难中迅速恢复了元气,该上学的上学,该工作的工作,整个城市都开始按日常节奏运转。


而蜘蛛侠在布鲁克林大桥上的盛大告白,就是在此时,被终于反应过来的人们以火山爆发般的热情送上了全美头条。


美利坚人民乐此不彼地猜测究竟是哪位美女俘获了这位纽约好邻居。


事实上,一天前,Mark就用自己的认证账号在脸书上贴了那张布鲁克林大桥告白的照片,附文“I love you too.”


可惜这并没有引起任何回响。


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的,蜘蛛侠遍布全球的迷弟迷妹争先恐后地在社交网络上宣布对此事负责,还有不少人信誓旦旦的描述了他们与这位无敌可爱的超级英雄坠入爱河的全过程,其辞藻之华丽,细节之丰富,令许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信以为真。


连Dustin都在脸书上po了一张他与蜘蛛侠的P图合照。




总而言之,Mark给小男友打上“有主”标签的po文引发的最大回应也只是:


“哦——Marky——”Dustin在视频那一边摇头晃脑,装模作样,“你是蜘蛛侠迷弟这件事有什么好遮掩的,我又不会嘲笑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ark决定烧了那张准备作为加班补偿的蜘蛛侠签名照。




除去这些小小的瑕疵,Mark恋爱后的生活总体来说还是身心愉悦的。


此时,他正坐在车里,旁边是由于老板迟迟不回总部,亲自从加州飞来纽约的Chris。


Chris对自家时不时就想搞个大新闻的老板已经无能为力了,只是他没想到,不过一个月没见,老板又给了他一个“惊喜”:他居然泡了个高中生,现在还要接他放学!


“我就知道Sean Parker那些毛病会带坏你!你学什么不好学他去搞未成年!”Chris痛心疾首。


“这关Sean什么事。”Mark冷静的自我辩护,“而且Peter已经过了十八岁生日了,再过几个月他就要上大学了,我建议他选斯坦福——”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Peter从校门走出来,旁边还有一个高大健壮的男孩,而他们的肢体动作绝对说不上友好。




“Parker,一起去打篮球啊,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Flash箍着Peter的脖子,笑得不怀好意。他无视Peter的抗拒,正想强行拉Peter走,一股大力从腕间传来,他被那股力道不容反抗地拉开。


Mark甩开Flash后,快速扫了一眼他身上穿的,模仿蜘蛛制服的T恤:“我想蜘蛛侠是不会要一个欺凌同学的校霸当粉丝的。”


Flash被一串快如机关枪的话语打在脸上,十分懵逼:“你他妈谁啊?”


“I'm his boyfriend, bitch.”




Peter红着脸瞪了Mark一眼,趁着Flash持续懵逼的空档,拽着Mark跑走了。




被遗忘在车里,目睹了全过程的公关大人一脸崩溃,内心犹如日了一千只狗。






Fin.







评论
热度(158)
  1. 我想吃鸡腿!今天也想吃抹茶冰激凌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楼听雨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