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King of the flowers (9.4)

puma4567:





突然更新4.0,微博有前文,微博号:升降沉浮寒热温凉








“他可真漂亮啊。”Dustin托着腮,忧愁的倚在桌前,连葡萄酒和肥美的鲑鱼都不能提起他的兴趣来。Peter总管从外地请了戏台班子,那些助兴的丑角现在正吵吵嚷嚷的表演闹剧。Mark坐在离他们比较远的地方,身边端坐着他的新妻子。Dustin无心看戏,若有若无的往那边瞟。Eduardo只是坐在那里,偶尔啜饮一小口酒,不说话也不笑。可就这么远远的望着,你就觉得这个人好看。他嘴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只能哀怨的叹口气:“我打赌Mark不久就会爱上他,到时候咱俩肯定得失宠,他脑子里就只剩漂亮老婆了。”










Chris狠狠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什么浑话,你以为Mark能跟你一样?”他不开心,可又不得不承认Eduardo确实好看,身量高挑,仪态无可挑剔,更何况还有一张惹人怜爱的漂亮脸蛋。最令人沮丧的事实是,即使是在Mark身边,他也毫不逊色,甚至有更大的光彩。这不就是Saverin送他来的目的吗?用美色征服我们的领主,让他沉溺在香甜的Omega的怀抱里,床畔之间温言软语,掌控玩弄Mark的思想。他知道这有多可怕,任意一个贫民窟里的妓女都能鼓动男人为自己杀/人。如果他想,Chris盯着Eduardo,忍不住去做最恶意的揣测,“搞不好Mark会愿意为他发动战争。”








“什么?”他不小心把心里的话说出来,Dustin大约觉得他是出于嫉妒,表情微妙极了,小声的反驳着:“你刚刚还说我呢,哪有那么夸张...”Chris没有理会他的嘟囔,他不懂得美色的力量。








 


等到比武大会的时候,Eduardo就从Mark身边消失了。他从昨天起就没有吃过东西了,连水都没怎么喝,全都是为了今天晚上做准备。Paula只能跟着他到这里了,等晚上的宴会一结束,她和Robert就要立即回到艾略特去。






柯克兰与艾略特风俗不同,婚房和主卧是同一个房间,减少了铺张浪费。Christy对此很不满,觉得Eduardo受到了轻慢,她挑剔的打量着这间屋子,愈发的不满起来。他们在艾略特的房子很漂亮,所有的家具都是上好的红衫木,工匠们费劲心思的给它们上色雕花,当初可是抱着做嫁妆的心思选的木材,只是后来生出了些变故,Eduardo在那屋里生了孩子,夫人觉得不吉利才没有带过来。在他们更小的时候,Eduardo沉迷于各式各样英雄的传说,央求Fugle给他讲故事,直到好脾气的大哥编不出更多人物,于是就请画家在他房间的穹顶画了大陆的地图,他从来没有像妈妈那样告诉他:“我们Dudu将来要嫁给一个大英雄。”他把年幼的兄弟抱在怀里,把各个要塞的名字一个一个教给他。很多年之后,Eduardo常常在深夜里借着月光看着屋顶,心想怎么会有人能够走遍整片大陆呢?怎么会舍得离开家呢?Fugle没来得及告诉他,就永远的离开了。








我们离开家,是为了更好的回家。








Eduardo疲惫的在婚床上坐下,这是间很大屋子,却空荡荡的。墙壁上都是自然裸露的岩石,既没有被磨平也没有被粉刷。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圆桌和两把椅子作为家具,因为是夏天,壁炉是熄灭的,因为婚礼被打扫过了,却还是有些漆黑的碳灰粘在上面,地板上远离热源的青石板上隐约有些墨绿色的瘢痕,他不知道是因为质地还是因为潮湿。








他摸了摸床上铺垫的皮裘,心想这应该就是Mark平常所居住的屋子,房间与主人一样,有股凌厉决绝的气质。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宴会的热闹被完全隔离掉,Eduardo恍然生出一种步入囚牢的错觉。他很不习惯,他的房间在海边,有纷飞的白纱和充沛的阳光,日间有清新的海风,晚上有风浪的搏击,他赤脚走在柔软的羊毛毯上朗诵诗歌,时而抬眼瞧一下窗台上降落的飞鸟,觉得自由又快乐。








就在他感伤离别的时候,忽然有人推门进来。是位上了年纪的嬷嬷,Eduardo很是吃惊,母亲告诉他Mark已经没有在世的亲人长辈了。可面前的嬷嬷虽然穿着素色的单衣,可边角的刺绣相当精致,仆人负担不起这样昂贵的料子。何况她能够随意的进入领主的婚房,显而易见和Mark有着亲密的关系。他还在纠结该行什么礼的时候,这位老人家已经过来拉住了他的手:“我很高兴你能来,孩子。”








很快Eduardo就得知了她的身份,这是Mark祖父的恋人,她没有和他举行过婚礼,可赫斯特城堡里的人都尊敬她,Mark更把她当做祖母一般爱戴。








“我一直都觉得那混小子是讨不着老婆了,哪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那样成天板着个脸的小老爷,一点儿情调都没有...对了,还有他的卷毛,你知道小的时候这很可爱,可当他严肃的顶着这个脑袋去巡视领地的时候,谁能够惧怕他呢?他都不知道Dustin偷偷的叫他大番薯......”Eduardo被老人家这番不留情面的嘲讽逗的哈哈大笑,他很快的放松下来,这位老人风趣幽默,嗓音温柔舒缓,不知不觉就把他的防备和疏离都卸下了。他对Mark的原始印象中,那股阴冷的想象消失了。








嬷嬷温柔的注视着他的腹部:“也许很快,我们就会有另一个可爱的小卷毛了。”Eduardo不自在的抽出手来,老人很快就意识到她选择了错误的话题,和新娘谈论生育话题总是会引起害羞的。她巧妙的转移掉尴尬:“Mark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已经见过了吗?”






她带领Eduardo走到阳台前:“他听说你喜欢花朵。”








他迟疑的穿过门廊。








一整片玫瑰花园,郁郁葱葱,鸟语花香。






如果你送我花朵,我就与你共舞。








 



评论
热度(103)

© 小楼听雨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