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TSN】【莱花/ME】玻璃囚牢 9

栈前霜辰:

Lex比Eduardo大三岁。但是很多时候Eduardo都觉得他们不止差三岁,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大。
Eduardo也忘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Lex是什么时候了,大概是在他记事之前。Luthor家族一直跟Saverin家族保持着生意往来。
总之现在Eduardo回想起来Lex仿佛一直在他生命里,Eduardo人生里每一件重大的事情背后总是有Lex的影子。
小时候的事情Eduardo记不住多少了,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五岁那年,有一次跟着父亲去了Luthor大宅,结果在父亲与老Luthor谈事情的时候在大宅里迷了路。
他分不清方向只能乱走,越走越焦急。几乎都要哭了出来,结果他遇到了Lex。
那时的Lex坐在走廊尽头的窗框上面,Eduardo差点以为他是想要跳下去自杀。
Lex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他回头。逆着光,Eduardo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看到他金色的发被风吹动,半长的头发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Eduardo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被什么东西糊了脑子才会觉得那个时候的Lex像是一个来自天堂的天使。
不过按照Lex的理论,天使可能来自地狱,而恶魔则自天堂降临。Eduardo觉得这用来形容Lex再合适不过了,来自天堂的恶魔。
等到Eduardo走进才发现Lex的不对。Lex的额头上留着血,嘴角肿着,身上也有很多淤青。
Eduardo还记得自己很是天真的问他:“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Lex不置可否,将头歪向一边。
“你可以告诉你爸爸啊!有人欺负我的时候我爸爸都会帮我出头。”
Lex听到Eduardo的话之后冷笑了一声,却没有戳破一个小孩天真的幻想。他跳下窗台,说:“你是不是找不到路了?”
Eduardo点头。
“跟我走。”Lex拉起Eduardo的手,带着他走过长长的寂静的长廊,一直带着他走到了会客室。
一旁的书房里面传来两位父亲交谈的声音。
“记住,你没有遇见过我,我也没有来过这个房间,知道了吗?”Eduardo坐在沙发上,Lex半蹲在Eduardo面前对他说。这个动作本不应该适合Lex这个年纪来做,但是放在Lex身上却一点也不违和。
Eduardo点点头,似乎是又觉得这样不够坚定似的,有说了一遍:“知道了。”
Lex露出一个笑,然而这个时候书房的门响了,Lex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站起来,偏过头去,很快换上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着从书房里面走出来的老Luthor。
老Luthor看到Lex的时候在的时候明显也愣了一下子,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暴虐的气息。
Eduardo没有发现这对父子的异常,而是很欢快地扑进了父亲的怀里。
但是老Saverin却敏锐地感觉到了气氛的压抑。
老Luthor压抑着自己的怒气,让管家带着Eduardo父子离开。这个时候Eduardo终于发现了他们两个之间的状态似乎很奇怪,所以他有些担忧地看向Lex,但是Lex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老Luthor身上。
Eduardo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他父亲拉着赶紧离开了。
“不要找Lex玩。”老Saverin这样告诫Eduardo,但是Eduardo显然没有听进去。
Eduardo一直是一个乖宝宝,他的人生几乎是完美的依照了老Saverin给他制定的路线,除了Lex。
再大一些的时候,Eduardo终于是明白了Lex为什么和他的父亲关系那么糟糕。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在上流社会不是什么秘密,真的以为他们父慈子孝的只有被蒙在鼓励的普通民众而已。
Eduardo不仅没有因为这个疏远Lex,反而对他投以了无限的关心,那些当时被Lex嘲笑为“无用的怜悯”的东西。
那个时候的Lex已经长成了一个少年,沉默、阴郁、神经质,大概就是能让那些刚刚步入青春期的不懂世俗的小女生尖叫的类型。
Lex有的时候会去找Eduardo。Lex经常会向学校请假,这件事往往发生在他父亲又一次向他施暴之后,他就会去找Eduardo。他们会在Lex的小公寓里消磨掉一整天,自从Lex上中学以后Lex就在外面租了一件公寓,即使他仍然住在Luthor大宅里。Eduardo的老师被Lex威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Eduardo的父母,可是即使这样频繁地缺课Eduardo的成绩依然名列前茅。
Eduardo会一点点给他的伤口消毒,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了Lex,无论Lex说多少遍他不在乎这点疼痛。
有的时候Lex会突然抓住Eduardo的手腕,又在Eduardo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之后松开。后来Eduardo不再惊讶,只是任由Lex握住他的手。
“Dudu,你为什么不反抗呢?”Lex问。
“我为什么要反抗?”Eduardo不解。
“是啊,你不需要。”Lex绝不会说自己第一次握住Eduardo的手腕的时候想的是这样纤细的手腕应该很容易就可以折断吧。
那时候Eduardo觉得他与那些不了解内情的小女生一点也不一样,她们只不过是看到了Lex的外在。可是后来Eduardo觉得他与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他看到的只不过是Lex的另一层伪装。
后来Lex十八岁生日那天,他的父亲死在了自己的书房里。Lex正式接手了整个Luthor家族的财产。
其他人都说老Luthor的死有蹊跷。可是Eduardo不信,如果真的有蹊跷应该报警,而不是这样在背后议论。
他只为Lex感到高兴,他终于可以摆脱他的父亲了。
他们开始交往。那一年Eduardo十五岁,Lex也只有十八,那个时候Eduardo甚至还没有分化出第二性别。
Eduardo还记得他带着Lex回家将这件事情告诉父母的时候他们痛苦的表情。
Eduardo当时只是以为他们反对他早恋,他不知道他们只是希望那个人无论如何不能是Lex。
Lex坚定地揽过Eduardo的腰,看向Saverin夫妇,说:“我们会在Dudu大学毕业之后结婚。”
“如果Dudu是个Bate或者Alpha呢?”Saverin夫人问。
“我不在乎,只要那个人是Dudu。”
老Saverin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这件事就算是默认了。
Eduardo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他一直都是一个乖孩子,他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反对,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对他失望。如果老Saverin反对的话Eduardo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边是他的父母,而另一边是Lex。
但是Lex再三保证不会有人反对这件事情,最终Eduardo相信了Lex。Lex才不会让别人有机会反对他的决定。
那一年里,Lex简直是一个完美的恋人,他们除了上课时间整日待在一起,Lex会每天接送Eduardo回家,他们周末一起出去玩。
Lex甚至宣布了他们的婚约。
有人觉得Lex疯了,Eduardo甚至不确定可以分化成一个Omega,不少人偷偷议论如果Eduardo分化成了Alpha不知道Lex还能豢养他多久。
当然也有人觉得老Saverin为了巴结Lex连自己的亲儿子都愿意送出去。
不过这些传闻Eduardo一点也不知道,Lex将他保护得太好了。
Eduardo最终分化成了Omega。
当发情期来临的时候Eduardo不知所措,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给Lex打电话。那时候的Lex虽然还在上学,但是却已经很少在学校里了,他将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Lexcorp身上。
Eduardo给他打电话时他正在开会,他毫不犹豫地暂停了会议,没有什么比他看着长大的花朵彻底成熟绽放更加重要的事情了,他不想错过每一秒。
Lex把Eduardo压在书房里,那张曾经在Lex心中代表着绝对的权力的书桌上,进入占有了他。
Lex记得当时的Eduardo一边因为疼痛止不住地哭泣,一边紧紧抱着他不愿松手。他告诉Eduardo,等到他十八岁生日那天他要告诉他一个秘密。



本来打算将回忆直接写完的,但是忍不住想要开一辆莱花车,还全身心信任着莱总的花朵什么的

评论
热度(129)

© 小楼听雨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