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 am a cat , bitch

小祖宗西西:

brief:Mark在股东大会之前突然变成了一只猫。


预警:猫化,傻白甜。跟小井峪太太有点撞梗的感觉。但是内容绝对不一样。


PS.第三人称的后篇或者独立成篇。我想给被那篇意识流伤到的小可爱们赎罪,强行扭转。


正文:


Mark审阅了一遍股东大会他需要讲的内容,告诫自己要放慢语速,调整到人类适合的那种,有必要学学乔布斯,娓娓道来,卖个讨喜的人设。今天,要好好表现。一定要。




他已经很久没见到Wardo了。他们互相厌憎。Wardo和他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但Wardo今天会来,很意外的自己来。Mark很长一段时间来,听到Eduardo的名字会慌神。他的扑克脸救了他,他的手指会停下一会儿,然后继续该做的事情。他不再编程了。他花了足够的钱去雇佣计算机系毕业的优秀人才,并要求他们加班。他们不会在编程的时候不小心打出Wardo再删掉。




他犹豫过自己的衣服,他一贯穿写满了“我很宅,我不在乎我穿什么”的那套。也许今天可以有点不一样。他穿衬衫也不错。卷起袖子,可以露出小臂肌肉,为此他特地做了一套俯卧撑加引体向上还举了哑铃。他长胖了点,因为他花钱请的营养师盯着他,让他不爽,逼着他选择是吃蔬菜还是喝蔬菜汁,删掉了他的功能饮料和甘草糖,迫使他丢弃了他的美国精神。他过得比很多人都好。甚至比他大学的时候健康得多。




很多人会贴上来。这很诡异。他从前没想过,或者想过但没想过会这么可怕。见到他真人会径直走过来问他喜欢怎么做,喜不喜欢被叫爸爸。用手搭上他的手并勾他的手心。从那次开始,他谢绝了普通酒吧。网络上的私信也很不堪。他为此给自己设置了敏感词屏蔽筛选留言。彻底意识到他没法再回去了。




他试过跟别人谈恋爱。亚裔姑娘。很聪明。像是他曾经梦想过的那种贤惠女孩儿。就是感觉不对。又试过男的。性格温顺过了头。他稳定不下来。不是说他喜欢吵架。而是他们都不理解他。所有人都看得起他了,他却迷失了。




他有时候会梦到Wardo。决绝的样子,或者缠绵的样子。他分不清哪种梦更痛苦了。Wardo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脸上肉嘟嘟的很想去捏。Wardo躺在他腿上,全神贯注的听他说话。曾经的细节穿插着他的梦。




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每次坐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去,看着Facebook成长到今天。他做到了他想做的,甚至超越当初的目标。但Wardo不想见他,连续几年股东大会派代理来就很说明问题了。直到今年Wardo自己来。他控制自己不去看关于Wardo的消息,好在消息也不多。公司里很少有人会提起Wardo的名字,老员工走了一部分,其他的都知道要闭嘴。新来的听说过这不成文规定,也知道不能提。好像Wardo是伏地魔一样。不,Wardo会是个格兰芬多。或者斯莱特林。给自己学院加分的那种。




还有三十分钟。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衣服开始变宽松甚至掉在地上。毛开始长出来,五官开始变化。他发出叫声,却不是他原本的声音。而是猫被激怒的那种。他宁愿自己是只狗。他可是个狗派。他从衣服里挣扎出来对着玻璃的反射看了一眼,被吓到了。橘猫。白肚皮。蓝眼睛。头上的毛还有点打结。这是什么。离开会那么近了,他不能出问题。而他现在根本不能求救。他试着蹦上桌面,嘴和爪子并用打开电脑。猫爪真是反猫类的造物,那么大一个毛团,摁键都会同时摁到旁边。




Dustin推门而入。然后叫了出来。“谁把猫带进来了。我不允许办公室里有小动物。就算我离开Facebook也不行。天哪,Mark什么时候养猫了。”


Mark试着对Dustin求救,他在屏幕上好不容易点开一个记事本,就被Dustin一巴掌拍上屁股,“嘿,别动Mark的电脑。”。Mark嚎了出来。Dustin抱起了他,还看了眼他的蛋蛋。“哟,还是只公猫。”




他以为自己至少可以得救的时候,他的秘书走了进来。“Dustin,你怎么带猫进来了?不是你说办公室不能养小动物的吗?”




“这是Mark的猫吧。他在办公室里。”




“不,Mark没有猫。他没有养。”




“那这猫怎么回事?”




“不清楚。你知道Mark在哪儿吗?会议快开始了,他应该先进去和别人打打招呼。”




“不,我来找他的。这只有一只猫。你确定Mark没养吗?”




“我确定。先把他关起来吧。”




“好的。”




Mark听到了之后觉得不对,他靠踩着Dustin的肚子发力蹦了出去。从门缝里跳了出去。他不能不能被关在哪里。他还有会要开。他还有人要见一面。他的逃跑引发了惊呼。导致Dustin喊人追他。他刚刚应该咬一口Dustin的。猪队友。他一路跑,躲避突然挡路的行人。他跑进会议室。那里基本所有人都就座了。他在地上看不清人脸,他只能跳到会议桌上。Dustin赶了过来,说:“快抓住那只傻猫。”这让股东大会的气氛好了不少。现任的公关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他现在可没工夫管这个。他需要逃过那些想要抓他的家伙的脏手。他不想做一个被从自己地盘丢出去的CEO。他看到了Wardo。他就坐在那儿,看着这场闹剧,笑容挂在嘴边上。看着他受难。他扑了过去。扑到了Wardo的怀里,这简直是孤注一掷的行为。




他站在Wardo的腿上,搂住Wardo。蹭了蹭Wardo的脖子并喊他的名字,不过喊出来的只是猫叫声。Wardo像是僵住了,他捏住了猫的后颈拎起来,Mark感觉到了种绝望,他的眼睛直盯着Wardo的脸,Wardo也盯着他,Wardo没怎么变。怎么会有人没怎么变。只是看上去成熟了点。他还是在喊“Wardo”,听着就是喵,喵,喵。Wardo还是把他交给了保安,被装进了笼子。




Dustin感谢了Eduardo,非常礼貌的那种。或者说有点疏远的那种。他们都是。Sean在旁边打喷嚏,太容易过敏了这个人。Wardo一直在盯着他看,他感觉到有点委屈。他被带离了会场。送到了Mark的办公室。毕竟那是他被发现的地方。




很高兴这群人终于发现Mark不见了。他们紧急采用了B方案。让另外的人替他去讲,说他身体拉肚子,没办法出席了。然后秘密报案了。如果Dustin让他敲完键盘,他不用被拉肚子,还被关在笼子里看着公关拿着他掉在地板上的衣服说,“Mark精神没问题吧。监控没有找到他去了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衣服都在这里,我怀疑他在裸奔啊。”




的确是裸奔,他的蛋都在外面。




会议都开完了。他快绝望了。他没有变回去,而且饿了。Dustin回来了,对着他大眼瞪小眼。并没有给他吃的。也没让他出去见人。“我都快怀疑Mark变成猫了。”Dustin抱怨道。Mark回应着“是啊!哈佛招生质量是高啊。” “这傻猫一天到晚插嘴,就是个话痨。不知道Mark什么毛病,搞了只猫进来。” 这下Mark生气了。Dustin就是个傻子。他发出嘶吼,Dustin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Mark最后作为没有主人,意外闯入的动物被Dustin带走了,准备送到领养中心。而Eduardo像救世主一样等在一个地方,他在等Dustin。“嘿,Dustin。很久没联系了。”




“是的,Wardo。挺久了,你还没走,股东大会都结束快一小时了。“




“嗯,就不大放心。”




”我听说你跟Sean关系还不错。”




“嗯?算是吧。”




“嗯。”




“Mark他——?”




”别担心。“




“你手里这猫是?”




“不知道,就突然出现了,准备把他送去领养。希望有人会看上这小混蛋吧。”




“能给我吗?他没主人对吧。”




“应该是的。你喜欢猫?”




“也不是。就是觉得挺有缘分的。”




“这倒是,他刚刚直接扑到你怀里去了。不过,他对我可凶了。一见钟情啊,这小鬼。”




所以,Eduardo在等他。”喵!“Wardo!




”Dustin,他没事吧?“




”这小家伙还行吧。听说橘猫能吃能睡的,他好像有点瘦。“




”我是说Mark。“




”哦,哦,他没事。“




”他是真的不舒服吗?还是因为……“




”不是因为你的关系。他真的有别的问题。“




”嗯,好。就把他给我吧,我预约了附近的宠物医院。他需要点检查。是公的,对吧。“




Eduardo的确带走了他,这大概算是好事。但是去宠物医院不是好事。那群医生拿着温度计往他屁眼里戳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莫大的羞耻。他还被抽了点血,捏着脸检查牙齿,掏了耳朵,浑身上下摸了一遍,检查了蛋蛋。屁股上打了一针疫苗,跟Wardo说还有两针等着他。接着他被带去洗了个澡。洗澡不是坏事情,但是别人摸来摸去这件事很难受,他表示了反抗,然后被捉了回去,反复操作。身心俱疲。好歹,他终于吃上了饭。Wardo还会给他擦下巴。抱着他等报告,证明他是只健康无比的猫。他在Wardo怀里睡了过去。猫一天要睡至少十四个小时,他撑不住了。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他在飞机上,轰鸣声把他吵醒了。保守估计,他睡了18个小时。航空箱特别小,他周围还有别的猫跟狗。叫着“小萝卜头,终于醒了,你哪儿疙瘩的呀,没啥血统啊。”,甚至有只大狗在说:“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Mark算是见识了真正的话痨。他还能闻到别的猫在上厕所。真的超级臭。他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想Wardo为什么会想要他,他想不明白,Wardo没说过喜欢小动物,养只鸡被控诉虐待动物之后他和小动物之间都喜欢保持距离。终于下飞机了,他在航空箱里哀嚎,快憋死了。Wardo终于接到了他,并在把手伸进去摸了摸他的头,算作安抚。




等他被带到Eduardo家里的时候,开笼子的那刹那,他冲了出去。感觉到了自由。然后他开始找最高点,并试图跳上去。他有点按耐不住,这大概算猫的本性,而不是他的。虽然他的确很想看看Wardo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我得给你起个名字。之前签宠物托运的时候名字那栏我写了cat被批评了。“




”喵,喵喵喵。“Mark,我是Mark。




”或许我可以叫你,Mark。“Eduardo看着Mark毛绒绒的脑袋说。




”喵喵喵!喵!“对极了!Wardo!




Mark从橱柜上跳下来,在桌子上因为打滑摔了一跤,但这不影响他跑到Wardo面前去蹭他的脚踝。Wardo把他抱起来,扛在肩上,去给他布置猫砂盆和猫窝。这让Mark有些不屑,他会用马桶的。让Wardo替他铲屎,他才会是那个害羞到爆炸的人。还有猫窝,他不会分床的。这是变成猫之后唯一的好处。




他对Wardo把饭盆放在地上的决定不满意。叼起盆子放到餐桌上。然后得意的看着Wardo,他们对视几秒之后,Wardo放弃了。不要跟猫讲道理。Mark目前表现的很好,很通人性。但总给他一种感觉,Mark像个人,而且像那个人。每次跟Mark对视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这种情绪。带点挑衅的样子。Mark第一次扑到他怀里的时候,像是Mark第一次走向他并亲他的时候。那感觉很像。太像了。傻透了。




Eduardo给自己准备了晚饭,也给Mark准备了猫粮和罐头。他真的是准备了很足的量。也许Mark会陪他很久。这大概算是和Mark当室友一样一起吃饭。Mark倒挺开心的,咕噜咕噜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粘人的猫很难找。像Mark这么粘的猫几乎绝种。Mark兜完他所有的房间之后,就一直赖在他身边没走。趴在他腿上,给他当个供暖源,虽然现在是夏天。也不拨弄他在看的报表,就安静的压着他的腿直到有点发麻。但Mark对他的电脑很感兴趣,一直在试图挪动鼠标打开文档。被制止的时候,轻咬了他的手指,Wardo喊疼的时候就松口还舔了舔。Wardo把Mark放到地上,Mark就会跳回到他怀里,眼睛盯着他,一脸委屈。




他上了google,搜索猫太粘人怎么办?得到的都是猫不怎么粘人怎么办?猫喜欢闯祸怎么办?他觉得自己大概算是个例。别人羡慕不来的那种。晚上,想把Mark放回到猫窝里去的时候,Mark扭头就走,直接进了他房间,往被子里一钻。




Eduardo面对一只主见超级强并且粘人但总体很乖的猫,选择妥协。他的猫不是普通的猫。按Dustin得话说是对他一见钟情,他开始相信Dustin的判断了。Mark喜欢压在他胸口,这感觉近乎窒息。他只好侧睡把脸顶在Mark头顶。手放在Mark的肚子上,这大概算是测试。一般猫不让摸肚子,但他一点问题都没有。Mark咕噜咕噜的声音特别助眠。




Mark属于Eduardo走哪儿跟哪儿,洗澡的时候他就偷看了一会儿,然后去上厕所。Wardo听见抽水的声音探出头来找他。他们对视的时候,感觉像是尴尬在蔓延。Mark觉得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一般。而Wardo很想去问网友,自己的猫像个人怎么回事。他听说过猫屎味道很臭,他有点反感这部分,而Mark帮他完美躲开这个问题。他的猫很完美。




Mark Zuckerberg失踪的消息终于散布了出来。Eduardo盯着电视屏幕,不知道该干什么,有点想问Dustin为什么要骗他,他敢肯定那时候绝对出问题了。Mark钻到他怀里去尝试安抚但并没有什么用。然后Mark又跑到电脑前,企图打开电脑交流。被Wardo捉了回来,可怜的Mac被沾上了猫口水。Wardo在打电话。给Dustin。Mark很想插嘴,但是他能力有限。他的声音被剥夺了。他只好嗷了两声表示抗议。只好继续去尝试电脑。Wardo边打电话边拿出了点猫薄荷丢在地上,强行转移Mark的注意力。这很过分了,这是猫的嘉年华必备。他现在的本能需要猫薄荷,然后他开始在地上打滚,他说不定嗑到翻了白眼。丢脸死了。




Dustin的态度仍旧是他也不清楚,Mark从那天就不见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在分析。Dustin很惊讶Eduardo的关心。但也没多问。Mark努力从猫薄荷里回过神来,跳上桌子用爪子把Wardo的马克杯打翻,咖啡流了出来,他用爪子上去沾,想拿来写字。




“Mark!”Wardo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把他单手拎了起来。夹着手机,扶正杯子,抽了很多餐巾纸去拯救桌面。




Dustin的声音传了过来:“Wardo,你说什么?”




“没什么。Dustin,我的猫。他打翻了我的咖啡,他前面还在啃我的电脑。”




“你给猫起名叫Mark?他的确挺爱电脑的,对我也很凶。这名字很到位了。”




“有消息记得告诉我,我现在要去收拾一下,给他洗个澡。”




“Wardo妈妈辛苦了。”




Mark愤怒的喊了一声“喵!”傻蛋!乱辈分了!




Wardo拍了拍他的脑袋,“终于像个猫了?”然后他们俩都愣住了。“我疯了,才会觉得你是个人。”然后把Mark放在浴缸里,“别走,你的毛上沾咖啡了,一定得洗。我看了超多的洗猫视频,这绝对是场战争,好好表现一下好吗?”。




Mark真的觉得身体束缚了自己的大脑。浴缸底还有点水,他打了滑。Wardo拿着东西也一脚踏进浴缸的时候,Mark觉得下次Wardo洗澡他应该看着。他们不是没见过对方光着的样子,但这是单方面撩拨。他臭着脸让Wardo给他打泡泡,用水冲。忍受吹风机的肆虐的时候,他发现玻璃上有层雾气。机会。他窜了出去,猫爪搭上玻璃,写了S,雾气散的太快了。他来不及。Wardo又把他抓住了,“那是镜子,Mark,里面是你。”




“喵。”知道。




“已经很好了,很乖了。我保证以后快一点。你保证以后也那么乖行吗?我觉得别的养猫的人要嫉妒死我了。”




“喵。”我不是猫。




Mark Zuckerberg已经失踪两天了。Mark有点心急。他的公司不能没有他。但是他要怎么变回去。Wardo现在是投资人,工作时间很随意,主要按照他的安排,他可以经常在家。Mark在家里翻到了一直马克笔。努力拔下笔盖,在白纸上写“Wardo。”但他没控制好,用嘴叼着很困难。Wardo看到之后当他在发挥自己的艺术天分,说要帮他裱起来。然后又剥夺了他拿笔的机会。




Wardo应该庆幸自己是Wardo。如果是Dustin,现在已经被他生气的打上一拳了。他跳到Wardo头顶,Wardo把他扯下来,挂在自己肩膀上。“你现在还不怎么重,但你是橘猫,我有点怕你要是养成习惯,我的脖子会折。”




这是色种歧视。是只猫都会有点胖。




Wardo时不时刷新Facebook界面,看有没有更多的消息,也会发呆盯着手机。Mark知道Wardo在干什么。他曾经拥有过的关注。他仍旧会有。也许和以前的不相同,但至少说明还是在乎的。他跳上Wardo的大腿,站起来,用爪子搭住Wardo的脸,亲了下Wardo的鼻头。然后趴在他的肩膀上,把脑袋埋在Wardo的脖子旁边,听脉搏跳动的声音。




“Mark,你是世界上最棒的猫。”




“喵。”我肯定是。




他成功的让Wardo的心情好了点,有点得意的他去舔Wardo的耳朵,Wardo痒得抖了一下,然后笑着阻止了他,“感觉有点色情,Mark”。Mark从前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现在他很清楚他找到了。以猫的身份。非常缺德。他想也许一辈子当猫也行。可以看Wardo洗澡睡觉吃饭工作,找到一个适合他的人。也许他会捣乱,把约会对象赶走或者压在那人的脸上。不,他大概做不到,做不到看另外一个人和Wardo在一起。他偷偷看过,Wardo或者涉及Wardo的新闻和各种照片。每次背景是酒吧的照片都让他很生气,他周围总归有很多别的人,而Wardo笑的毫无防备。他会关掉网页,然后投入工作。这不是他该管的事情。但现在,Wardo在他身边。




Wardo又打了一次电话。Dustin说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股票都开始波动了。这让Mark有些慌神。他曾经舍弃那么多建造的一切因为他现在的情况而遭遇危机。那些想夺权的人估计要高兴死了。Wardo打电话找了股票经理,“明天如果Facebook出现低点,我们就买入一些。不,Facebook不会倒,不用担心,他的核心功能都在,市场接受度也稳定,发展方向也对路。没必要惊慌。而且Mark会回来的。他的目标还没完成,他都开始养生了,你看过关于他规律健康的生活方式的报道吧。”




这是嘲讽吗?是谁在酒吧喝威士忌加枸杞还被拍到了?




“他不会死。我不信。”




“喵。”Wardo。




Wardo给自己叫了外卖披萨。Mark觉得他应该请个营养师,帮助他管理身体健康。纽约客的堕落从披萨开始。他们以前会去吃哈佛那边的四方形披萨,那是一绝。姑且可以算作约会。跟朋友吃饭也可以叫约会。跟Wardo更应该算。他们没一个人挑明。应该有一个人挑明的。本来可以是他。他们唯一一次接近挑明的行为是那天的牵手。他是故意的。他们俩谁也没和律师提起过他们之间扭曲的情感。非常默契的从别的方面去攻击对方,消磨之前累积的所有好感。疼吗?疼死了。剜心那般的疼。却不能松口。




他自己错过了。他自己放手的。下雨会让他心情不好。提到Eduardo会让他心情不好,没人提到Eduardo也会。都是折磨。直到麻木。那没花费他多久时间去调整。他可以在三个月后去亲吻另一个人。然后礼貌的分手。意识到他想要的不是这样子的。




所有的拼凑起来,就是爱过。而他看着Wardo就知道。他还想要他。披萨送到门口的时候,他想尝试去开门,为Wardo做点什么。但Wardo则是把他抱起来。Wardo很喜欢抱着他,这大概算好事。如果不用飞机抱这么标准的育儿姿势的话。披萨很香,他很想尝一口,但是被拒绝了,理由是消化不好。他还是只猫。他放弃了,埋头去吃自己的金枪鱼罐头。当人的时候这么吃,当猫还是这么吃。Wardo挠了挠他的下巴,这感觉很舒服。他都可以感觉到他更像猫了。




Wardo的被窝里还是有他,已经放弃了猫窝这件事。他能感觉到Wardo的呼吸开始逐步均匀。所以他溜了下去,打开了电脑。尝试用猫爪去摁键。


“SA./OP/.SA “这猫爪子受力点有问题,他很难分开后单只去用力。”io ASMN MNSATRLK.,.YTJHRE VCSATY /QWASTRFDPO“没救了,他得换个方法Wardo不是研究解密的。或者买一个超大的猫用键盘。他跑到卫生间去了。尝试,开热水。让大镜子起雾。他能写端正点就好啦。先演练一遍。水不断地流。镜面上开始有了点效果。他手摸了上去写”sos,i am mark ,the cat,wardo “




Wardo正好进来了可能是听到水声或者是来找他的。很好,掉马时机恰当,他正好写完。”shit,我的猫智商有多高。为什么猫会写字。“




”喵,喵喵喵喵喵”no ,我被变成猫了。他想继续在玻璃上写,但是可用面积太少。他不得不跳起来,但是落下的时候摔得够惨。Wardo心疼的抱住他,关了水龙头。看着那些字,清醒了些。“Mark。是我在做梦吗?”




“喵”no!Mark摇了摇头。




“”等等,这太奇怪了。“




”喵喵喵“肯定啊。




”我去搞些纸。你想说什么就指字母。等你好了,我把水费单子给你。“




小气鬼。




”我被变成猫了。 “




“”为什么?”




”我也想知道。“




”谁干的?“




”没有谁。”




“那你也不知道怎么解决。”




“是。”




“我不能跟Dustin说Mark变成猫了在我这儿。”




“你可以。他在我办公室里。”




“”他看着你变的?“




”我变完他进来的。“




”天啊,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能亲你吗?“




”不。“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一只猫。“




”我现在是。“




”明天再说。我需要冷静一会儿。你别过来。我会关门。“




Mark就这样被落在门口了吗?不会,他学会了猫的耍无赖方式,加速跑进去躺到床上,眼巴巴的看着Wardo愣在那里。”




“你在耍无赖。”




“喵喵喵喵”我一直是。




Wardo去了客房。关了门。但Mark开门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啊。成功破门而入。跳到床上,黏在Wardo旁边,Wardo开始生气。他亲了上去。然后他开始变大。他在变回去。这是好事,但他没衣服。Wardo叫了起来。把被子丢在他身上盖住他。




“Wardo,能借我点衣服吗?”




“闭嘴。我刚经历了什么,这画面能不能从我脑子里出去。”




“你又不是没见过。”




“我们还没和好。我恨透你了。”




“我不论变成什么,你都能叫出我的名字,我不觉得你恨透我了。”




“闭嘴,给我好好待在被子里,我去拿衣服。”




Mark在偷笑。美女与野兽,真爱之吻。超级老套。他是得罪了哪个女巫才得来的惩罚。或者是天使的赏赐。这是他这么些年来第一次跟Wardo和谐共处,心心相惜。也许有些夸张,但是同一张床,一起吃饭。还有亲吻。这是赏赐。一个无神论者发自内心的感谢。Wardo把衣服丢给他,背过身去。“Mark你居心叵测。”




“什么?”




“这两天你都紧跟着我。”




“我想要你的注意力。”




“鬼才信。”




“我很想你。”




“所以你变成猫?哈利波特存在吗?我傻透了。当我没说过。”




“我没收到过任何形式的录取通知书。”




“Mark,你很幸运。”




“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我们还是在一起了吗?”




“不,我们还没在一起。是因为我帮你预约了明天的绝育。”




“噢。还好赶上了。你为什么会想要我。我是说,在我是只猫的时候?”




“我觉得跟你很像。”




“眼睛?”




“不只是。就是不顾一切径直走向我的那种感觉。”




“Dustin没说错。”




“什么?”




“一见钟情。我的确是。”




“什么?”




“一见钟情,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走过去直接亲你。”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我那时候没资格。你比我优秀的多。”




“是你推开的我。”




“是。我现在要把你拉回来。”




“没人可以这么随心所欲。”




“我失去你了。我那时候知道。我恨你恨我。但这次是机会,是警示。我会重新追你。”




“你没追过我。”




“我们会重新上床。我的蛋蛋还在。”




“别提蛋蛋这件事了。”




“猫三联我还差两针。”




“你他妈不是猫了。你是个混蛋。”




“我的确是。所以,回到我身边。我需要你,让我变得更好。我已经好很多了,我会更好的。而且我学会了猫的很多技能。猫都是混蛋,但人们还是爱猫。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们喜欢被虐?”




“不,猫身上有吸引他们的地方。独立也好,个性也好,温顺也好。总有吸引他们的地方。就如同我对于你。你永远会在意我。也如同你对于我,我永远会在乎你。你不知道我心乱如麻的时候敲出来的代码总会藏着你的名字。我一直需要你。你砸电脑的那刻,我很自责。我不论怎么转移注意力,我还是会关心你的消息。我练了一个礼拜的肌肉,因为你要来参加股东大会,你要看看吗,他们在成型。”




“不。我们没可能的了。我做不到。”




“别这么说,我们都很混蛋。你得承认你也很混蛋。在网页上放广告不经过我允许。我们都有错。他说我期末考试作弊这件事我还有点生气。但,我爱你。我会更爱你。答应我。我们重新开始。让我追你。”




“你追不到我的。”




“我可以的。猫很不要脸,而你吃这套。”




“你不是猫了。你没猫可爱。”




“你可爱就够了,我要追你。”




“别再说了,你够不要脸的了。”




“我会一直盯着你的,你要是不想听,我可以说喵喵喵喵喵。”




“不说了,睡觉。明天早上第一件事,给Dusitn打电话保平安。”




“是的。我还得去拯救Facebook。好的,现在我们的问题剩下两个了,一是怎么解决我从加州跑到纽约这个问题没有航空记录这件事。二是怎么解决猫消失了这件事。“




“我可以再买一只,我没有你这样的猫。”




“你会有我。我比猫更好。”




“我真应该今天就让医生给你切了蛋蛋。”






第二天


“Dustin。我在Wardo这儿。不用担心。我待会儿更新Facebook通知。”




“怎么回事?你去哪儿了?你怎么在Wardo那?”




“我就是那只猫,蠢货!我只是变回来了而已。”




“怎么变的?”




“我亲了他一下。”




“那你再亲一下会变回去吗?这样你能坐飞机回来。”




“你是傻子吗?”




“你试过了?”




“我挂了。你帮我转告公关让他们发通告。”




问题是他亲不到啊。他对公关说不出口他变成猫了这件事。让Dustin去当那个疯子吧。




“Wardo,我能再亲你一下吗?说不定我能变成猫,坐飞机回去。”




“不可能,别想了。你要是变成猫,我还得再亲一下才变成人。”




“亲的次数多了,趋近于无穷的话,我的状态也会统一。”




“我们离得远远的才能保证你永远是人。”




“可我还是会亲你的。”




“你是个混蛋。”




混蛋Mark醍醐灌顶,径直走过去像过去一样,吻上了他的Wardo。他没有变回去。但没关系,他可以黑了航空局记录。



评论
热度(298)

© 小楼听雨客 | Powered by LOFTER